顶部左侧

涉北京信托!陈水波8年信托融资纠葛

发布:股票知识http://www.kulmc.com 时间:2021-02-12 09:13:58 栏目:信托 阅读()
导读:   每逢泉州两会,陈水波都不曾缺席。纵使公司风波不断,一个多礼拜前,他还是带着提案,风尘仆仆赶赴泉州,建箴言、献良策。   但因为身上背负着两条“限高令”,59岁高龄的陈水波不能选择飞机、列车软卧,只能乘

  每逢泉州两会,陈水波都不曾缺席。纵使公司风波不断,一个多礼拜前,他还是带着提案,风尘仆仆赶赴泉州,建箴言、献良策。

  但因为身上背负着两条“限高令”,59岁高龄的陈水波不能选择飞机、列车软卧,只能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,也不能在星级以上酒店进行高消费。

涉北京信托!陈水波8年信托融资纠葛

  陈水波拥有泉州市政协异地商会常委、北京泉州商会会长等多个头衔,但外界最为熟知的是,他担任润丰集团董事长。

  1月25日,陈水波被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,执行标的金额达1.91亿元,案号(2021)浙执2号。一同“连坐”的还有他旗下的润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(简称“润丰集团”)和北京润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(简称“润丰地产”)。

  与众多闽商房企一样,润丰集团也是一家名副其实的家族企业,由“陈氏四兄弟”陈水波、陈水清、陈水双、陈水滚各持股20%,以及杨建恭、李荣宣各持股10%。其中,杨建恭和李荣宣分别为陈氏兄弟同胞妹妹陈乌砚、陈淑存之夫。

  在外人眼中,陈氏家族是一个四代同堂、拥有70多口人的大家族,聚居在同一个小区;甚至还有一套《陈氏家纲》,详细列出了家族成员在言行举止、衣食住行方面的要求,设置了理事会、监事会,以及财务部、组织部、宣传部等。

  在2004年,润丰集团曾投资一个20多亿元的项目。于是,家庭理事会要求节省开支,那一年,任何人不准买衣服,不准有大的花销,集团其他小投资全部取消。

  诚如斯言,稳定的家族,为陈氏兄弟的事业扩张提供了坚实的后盾;但从另一角度来看,这一大家族人也如同“拴一根绳子上的蚂蚱”。

  眼下,除了陈水波被列为被执行人、限制高消费、股权冻结,整个家族也处于“水深火热”状态。例如,陈水双也被限高、股权冻结;陈水滚更是成为老赖,四次被列入“失信被执行人”名单;李荣宣也存在“被执行”记录。

涉北京信托!陈水波8年信托融资纠葛

  缺席的两场庭审

  进入2021年的第13天,润丰集团就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,执行标的金额达8089.54万元。经乐居财经查询,这背后源自一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。

  故事的主角为中圣嘉信投资(北京)有限公司(简称“中圣嘉信”)。

  它成立于2007年9月,初始股东为北京中润东方石业有限公司(简称“中润东方”)、李荣宣、陈水波、陈水清、杨建恭、陈水滚、陈水双,经营范围囊括投资管理、投资咨询和技术开发等。

  经过五轮的股东变更,中圣嘉信目前由中润东方和陈庭河分别持股89.99%和10.01%,注册资本为2.6亿元,法人为陈素查。而大股东中润东方的最终受益人为林嘉颖和陈淑存,分别持股46.67%和30%。

涉北京信托!陈水波8年信托融资纠葛

  据了解,中圣嘉信仅对外投资了润丰集团福建中润投资有限公司,并持股13.33%,剩余86.67%股权由润丰集团持有。换言之,中圣嘉信与润丰集团为兄弟公司,二者最终受益人之间存在亲属关系。

  8年前,中圣嘉信(借款人)与北京国际信托有限公司(简称北京信托,贷款人)签订《贷款合同》,前者因资金周转,向后者贷款1.35亿元,贷款期限5年(2013年1月31日至2018年1月30日),年利率5.76%。

  同日,润丰集团充当保证人,与北京信托以及中圣嘉信签订《保证合同》,并提供连带责任保证。据了解,北京信托早在2009年起即与中圣嘉信存在贷款合同关系,当时润丰集团亦作为保证人。

  当然,仅有担保人还不够,北京信托还需要中圣嘉信质押股权。为此,“大股东”中润东方同意以其持有中圣嘉信51%股权为全部债务,提供质押担保。

  中润东方与北京信托应于上述《股权质押合同》签订之日起3个工作日之内,共同前往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的企业登记机构,办理股权出质登记手续。

  截至目前,在中圣嘉信股权出质一栏中,仍未见北京信托的身影。这也为后续双方决裂,埋下了隐患。

  据乐居财经获悉,自2016年12月23日之后,中圣嘉信未再有还本付息行为。还款期限已过,2018年4月23日,北京信托向中圣嘉信、润丰集团、中润东方发送《催款通知》。

  催款失败后,北京信托于2019年委托律师,将中圣嘉信告上法庭。

  一审法院认为,中圣嘉信存在违约情形,且偿还利息出现拖欠。故判决中圣嘉信于判决生效后15日内偿还北京信托贷款本金1.3亿元、期内利息4543606.67元、罚息、复利。但未对润丰集团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诉讼请求予支持。

  以至于,北京信托再次上述二审,并提供新证据:润丰集团、中润东方曾在北京信托发出的《催款通知》回执上加盖公章,确认利息金额及本息合计金额经核对无误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保证人润丰集团一审、二审拒不到庭参加诉讼,也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。颇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心态。

  最终二审法院判定,润丰集团应承担连带保证责任,且本判决为终审判决。

  与北京信托的金融借款纠纷,仅仅是润丰集团借贷纠纷的冰山一角。

  据乐居财经不完全统计,润丰以及旗下公司与王海南、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分行、廊坊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营业部、国家开发银行福建省分行等存在借贷纠纷。

  从拉马车到“北漂”创业

  闽南人自带“爱拼会赢”的一面,陈水波也不例外。上世纪80年代,他从“拉马车”开始创业,彼时他的两位哥哥还在开矿山。

  此后,陈家四兄弟又合办了南安杨山板材厂,90年代初,他们又创立了中外合资建源石材有限公司。正当陈家兄弟的石材出口贸易做得顺风顺水之时,一则消息引起了陈水波的注意。

  1991年2月,北京市向中国奥委会正式提出承办2000年奥运会的申请。陈水波察觉到,“如果北京能够成功拿下奥运会的举办权,一定会为石材装饰带来更大的商机。”

  于是,陈氏兄弟便由南向北、转战北京。尽管,那次申奥以一票之差没有成功,但是陈氏兄弟的石材生意却在北京站稳了脚跟。

  由于大量向房地产项目供应石材,陈水波便留心观察地产的运作规律。“在他看来,自己不可能永远只做供应材料的乙方,有一天自己一定要做甲方。”

  2001年,他开始筹划进入房地产业。这一年,他成立了润丰集团,实现了自己从乙方变为甲方的心愿。

  同年6月,在刚涉足房地产不久,而北京申奥前景尚不明朗时,陈水波大胆出资2亿多买下紧邻奥体中心的一片土地。这是他10多年的积蓄,如果北京申奥失败,陈水波就将回到原点。

  事实证明,这场豪赌是值得的。一个月后,北京申奥成功的消息传来,这一地产项目迅速升值。在2005年之后,北京房价加速攀升,让首度接触房地产的陈水波尝到了甜头。

  就这样,刚涉足房地产的润丰集团,创造销售率100%的佳绩,短短几年时间在京城地产圈打响了名声。陈水波又定下了另一个flag:走出北京,向全国发展。

  在他未来的布局规划中,润丰集团的拓展模式,是以一座中心城市为核心,向周边拓展:总部设在北京;在中原,以郑州为核心;在西南,是重庆;在华东,则是上海;而在福建省内,则以泉州为中心向北,以厦门为中心往南。

  然而这样的扩张模式,并没有进展得很顺利。

  2017年,润丰地产屡被郑州市民举报:“润丰地产名下开发建设的楼盘项目,不但存在严重的建筑质量问题,而且还存在变更规划、擅自开工、违法预售、合同诈骗、殴打业主等问题。”

  据乐居财经获悉,截至目前,润丰地产直接对外投资13家企业,其中5家已注销,分布于北京、重庆、福建三地。

涉北京信托!陈水波8年信托融资纠葛

  而润丰集团旗下共有8家公司,其中2家已注销(北京润丰置地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、北京润丰卓越智能化建筑工程有限公司)。

  “存续”状态的包括润丰地产、北京市润丰创业石材有限公司、北京尊岚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、润丰集团福建中润投资有限公司、北京润丰世纪物业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和金隅集团(持股0.7%)。

  在陈水波内心,“企业不一定要达到世界五百强的高度,不管做大做小,只有健康才能永续发展。”然而眼下,润丰却如同“感冒生病”,经历至暗时刻。

(文章来源:乐居财经)

免责声明:

本文系转载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;旨在传递信息,不代表七股票网的观点和立场。如有疑问,请联系(QQ:188283114)。

如本文侵犯您的版权,请提供相关证据联系管理员删除,无证据请勿骚扰,否则加黑名单处理!

本文来源:

这里放分享代码
公式频道
股票软件
配资资讯
财经频道
股票开户
理财频道
股票入门
技术分析
技术进阶
高手养成
配资平台